本周三在北京举行的俄罗斯天然气工业银行推介会上,俄气银行第一副总裁奥莉加·达达舍娃首次明确表态,该银行将为从西西伯利亚通往中国的“阿尔泰”天然气管道铺设提供资金。

俄气银行是俄气工业股份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虽成立不久,但凭借着东家的雄厚实力已成为俄罗斯最大的三家银行之一。作为俄气在境外的正式代理商,俄气银行从成立伊始就执行俄气重大项目金融支持功能,俄气所有的大型投资项目几乎都是交给俄气银行实施。

因此,俄气银行副总裁的这次表态表明,中俄之间正在进行的天然气管道谈判很可能已进入到最后的攻坚阶段。

  设局:谈判迷雾

与俄气进行谈判的是中石油。

俄气与中石油正式的战略合作始于2004年。经过两年的相互试探,2006年3月普京访华之际,两家公司终于签署了《关于从俄罗斯向中国供应天然气的谅解备忘录》,文件中规定了天然气供应的日期、数额和路线(东线和西线)以及价格公式形成原则。此后该管道正式进入商业谈判阶段。

5月11日双方进行了首轮协商,根据俄气的新闻稿,“双方确定了从俄罗斯向中国供气的谅解备忘录的首要步骤,协商了商业谈判的进度表。”

但6月底,形势突然生变。俄气总裁米勒宣布,拟议中的两条管道中,已确定—西线由西西伯利亚地区经阿尔泰共和国至中国新疆,最终和中国的西气东输管道相连接;东线则由东西伯利亚地区伊尔库茨克州的科维克金气田供气,管道修至中国东北。两条管道建成后,将形成每年680亿立方米的对华供气能力。

米勒表示,俄气准备在2008年首先开始铺设西线,整个方案造价为100亿美元,建设费用将由俄方承担,该线2011年建成后年输气量可达300亿立方米。

由于这次被米勒放在了第二位的东线方案,恰恰是中方最早提出的方案,因此,中俄天然气管线谈判会不会又像中俄远东石油管线那样一波三折,成为了媒体关注的焦点。

由于涉及巨大商业利益,中俄两国公司和相关部门都对谈判进程守口如瓶,以至于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关于管线的各种臆测在两国媒体频频曝光,各种说法也是莫衷一是。

但《财经时报》经过多方调查采访发现,关于线路走向、气源保证、环保等关于中俄天然气管线的“外围”问题都已基本被扫清,或者根本就不成问题。目前真正需要中方攻坚、且胜负未卜的,破局只剩下了价格问题。

 破局1:线路之争,诸侯难拧俄气大腿

9月12日,远东石油管道途经的俄罗斯萨哈(雅库特)共和国政府的官员建议,在输油管旁再铺设一条天然气管道,以输送开采自东西伯利亚和雅库特气田的天然气,并将部分天然气出口至中国。

据了解,雅库特境内共有29个油气田,如果仅建设一条石油管道,那么就只能烧尽油田的伴生气。如果只建一条天然气管道,那么又将剩下许多没有得到开采的石油。而未来50年内,雅库特每年至少可以出产天然气350亿立方米。

9月22日,萨哈共和国副总统阿基莫夫与能源部副部长葛卢宾科在北京接受《财经时报》专访时,对此做了进一步的详细阐述:对于东线管道,俄方没有时间表,对这些方案的讨论还将持续下去。

无独有偶,10月4日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行政长官伊沙耶夫也表示,不排除铺设通往中国的天然气管道的可能性。据称,该管道的运输能力预计为80亿立方米。

俄国这两个联邦主体竭力争夺的,正是中方最早提出的东线方案,但俄气早就明确了首先建设西线的方针这正式中国媒体担忧俄国内部条块分割、利益之争将影响中俄天然气管道谈判的原因。

但俄气却有足够的理由无须为此担忧。因为在今年7月,俄罗斯杜马已经正式通过了关于赋予俄气出口天然气特权的法案。

该法案也适用于俄境内所有油气田开采的天然气。就是说,只要是在俄国境内,任何地区的天然气出口都必须由俄气公司统一实施。因此,任何通往境外、包括中国的天然气管道线路的最终决定权握在俄气手中。两个联邦主体的想法,不管是建议还是抱怨,都不会有碍大局。

事实上,10月19日俄气和中石油领导人在会谈后就已经明确指出,双方是在优先考虑西线的前提下,就俄罗斯天然气出口中国的主要条件进行协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